欧洲须为后拜登时代做好准备
字号

特朗普在任时,他的执政风格、对民粹主义者的支持和对北约的消极态度,使得欧洲极其不满;2021年1月6日国会山的冲突表明,美国社会和政治正面临着更危险的两极分化。欧洲应该紧张起来。大西洋彼岸发生的事情并非昙花一现,也非拜登政府可以纠正的,这是一种不断蔓延、不断加深的趋势。美国民主制度的衰落,意味着其世界领导地位也有所动摇,欧洲需要大力投资于自身安全防御能力。过去几年美国发生了巨大变化,欧洲各国现在开始应对也为时不晚,欧盟需要对外交、安全和国防政策进行根本性的改变。

欧洲不仅在安全和防务政策上缺乏连贯性,而且在战略前景和忧患意识上也未达成共识。原因之一是,欧洲认为美国自二战以来提供的安全保护和领导是理所当然的。但近几年,美国在干涉参与和孤立主义之间摇摆不定。特朗普加剧了分歧,指责欧洲搭便车,靠美国来保障安全。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,在特朗普的诱导下,几个欧洲国家增加了国防开支,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已经在严肃对待他们的安全问题。因此,尽管拜登政府一再向欧洲保证美国对北约的承诺是一贯的、持续的,但这种虚假的安全感已经无法使欧洲对大西洋彼岸的信赖恢复如初。

俄乌冲突表明,跨大西洋关系已经变得十分扭曲。如果没有拜登的掌舵以及美国承诺向乌克兰提供的总计520亿美元的军事、金融和人道主义援助,普京本可以压制乌克兰的军队并摧毁其士气。拜登对乌克兰的支持现在正受到共和党部分成员的挑战。他们威胁要扣留援助,或是削减对乌克兰政府的财政和军事援助。至于欧洲,撇开波罗的海国家、波兰、其他中欧国家和英国对乌克兰的明确支持不谈,对乌克兰的财政和军事承诺暴露了跨大西洋关系的不对称性。

正如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的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10月3日,美国是乌克兰最大的双边支持者,已承诺提供520亿欧元。所有欧盟成员国总共承诺了约130亿欧元,外加来自欧洲一些机构的160亿欧元。基尔研究所研究主任克里斯托夫•特雷贝施(Christoph Trebesch)表示:“值得注意的是,战争正在欧盟附近肆虐,但美国承担了远远超过所有欧盟国家加起来的承诺”。

跨大西洋关系的根本弱点在于,欧洲没有准备好代替美国成为领导者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没有准备好应对美国正在发生的变化。如果没有美国对乌克兰的带头作用,包括实施制裁,欧洲对其东部邻国的支持将大大减少。如果共和党控制国会并挑战美国对乌克兰的承诺,那么欧洲是否准备好在财政、政治和军事上承担起对乌克兰支持的领导作用呢?大多数欧洲领导人不会支持马克龙提出的战略自主;此外,欧洲国家通常不信任彼此的集体安全和防御。目前,他们可以继续依靠北约,但北约又依赖于美国的领导。除非欧洲开始分担安全责任并发挥领导作用,否则他们将无法在乌克兰和东欧其他地区建立稳定与和平。

如需获得全文,请致电:010-65232727,或 E-mail:drcreport@drc.gov.cn 。
中国民生调查2022
协办单位更多
V
海关总署研究中心
V
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研究中心
V
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
V
成都高质量发展研究院
V
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
访问学者招聘公告

中央企业创新

主体地位及作用

调查问卷

关于我们
意见建议
欢迎对中国智库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!